挪威 – 绿光

2013年3月,实现了自己旅游梦想 – 北极光。。 YES!!!

北极光真的太神奇了,让人着迷,无法形容“她”的美,只有亲身去会“她”,才能体会。

01#

 

02#

 

03#

 

04#

 

05#

为了追逐绿光,裤袋几乎穿洞,看回这些照片,一切是值得的。。 :P

 

回顾-吴哥窐

在资讯如此发达的今天,只要上网搜索一下就有数不尽的照片和质料列表出来。可是,不管你看再多的网上照片,读再多的相关质料,
都比不上自己站在那里,亲眼看着真实的面貌,亲手触摸历史所带来的震撼。这也是我在吴哥窐本身经历的感受。
这棵长在屋顶的树,让人感觉匪夷所思。
在这里可以见证历史的韧性,即使让大自然任意的腐蚀摧残,还是处之泰然,依然故我。
吴哥窐其中一个重点就是这个笑脸,出现过在无数的杂志,也是旅人必看的。当你自己站在这个笑脸面前,才能体会他的魅力,
让你也随他会心一笑。
这张照片是我自己比较偏爱的,走着走着,发现这一次可以捕捉三个面孔的角度,开心的按下快门。每次看这张照片都会让我有些
想法,像是在说人的多面本来就是人的天性,或是在告诉我们要用不同的角度去看世物。。
残旧墙壁,阶梯,石台,披上新装的佛像,显得特别抢眼。
听朋友说吴哥窐可能就要关闭,不再开放给大众。
有心的朋友,如果还没到过这里,要赶紧计划,不要错过亲身见证这美丽的高棉人的微笑。

雪在烧

上星期五在SPEEDY看着CD,原本是想看看有没有黄莺莺最近新发行的新专辑“摇篮曲”。
翻着翻着却冒出这张很多年前就绝版而且还被炒得很高价的“雪在烧”专辑。
开心到。。因为这是我一直很希望拥有的一张CD专辑,虽然已经有两个卡带版,也不少MP3版,呵呵。。
应该是在一两年前就有听说过唱片公司限量重新出版这张专辑,那时只知道在大马是买不到的。
没想到就这样突然的出现在眼前。
黄莺莺的音乐是无可置疑的,非常欣赏她虽然是早期的歌手,但她的音乐却总是在潮流的前卫。
六十的她还出新歌,单是这点就叫人佩服,不管这是不是她的最后一张专辑,但她的歌声早就深入喜欢她的乐迷心中。



回顾-日本-富士山

   富士山美如其名,难怪它能倾倒众生,怎不叫人迷恋。
     当你瞭望着富士山,它似乎有种力量能够让你的思绪沉淀,洗条心灵,感觉灵魂得到了平静。。。
     尽管樱花在怎么艳丽夺目,也盖不了富士山的壮丽。。。
     清晨时分,晨雾弥漫,让富士山增添了神秘感。。。
       富士山下,景色怡人。。。
 

回顾-日本-四月雪

     纷飞的雪花,丛立的树,躲在树后的房子,隐约可见,如同一幅画。   
     2008年的4月初蹬日本,满心期待樱花盛开的情j景,富士山的美丽,脑海里不停的幻想这些画面。
     那年真的很幸运,不但见识到樱花的魔力,富士山的震撼力,更意外的与雪相遇。
     生平的第一次身处在满天雪花纷飞的天空里,兴奋得像个小孩,永远不会忘记那个瞬间的感动。   
     可爱的雪人微笑的漫步在雪中
      车子的轮印,在雪里构出美丽图案。。。
     一棵棵像是披上白色礼服的树。。。
     脱去绿衣,只剩下树枝,一样美得叫人窒息。。。
      看到这画面的第一个念头,有没有精灵住在这神秘的屋子里。。。。

纽西兰-真的很美


五月的纽西兰是秋末,正好赶上秋天的尾巴。
欲留还走的秋意,正在与隐隐蠢动的冬流挣扎着。。。
带着一点点的无奈,终究冬天还是会来。。。

日出 – Mt. Cook

流动的云 – Lake Tekapo (Church of the Good Shepherd)

秋意 – Lake Tekapo

红叶 – Arrowtown

树 – Queenstown

“秘密花园" – Queenstown

最南端 – Slope Point

这里真的很美。。。

回顾-西藏-桑耶寺

原本在西藏的第一站应该是拉萨,却不巧遇到当时是西藏庆祝自治区独立日,布达拉宫对外关闭参观而临时改道到桑耶寺。
因为是第一座寺庙所以特别好奇,也是唯一一间寺庙有参观到喇嘛们做早课的情景。

坐落在大寺旁的佛塔。。。

寺内大殿外四面都有着长长的转经…

站在寺外闲聊的喇嘛们。。。

早课开始前的大殿…

正在做早课的喇嘛们。。。 气氛相当的严肃。。。

专注的在诵经…

早课里会用到的长喇叭…

也有短喇叭。。。

在参观喇嘛们做早课时虽然要很小心的走动,尽量不发出声响,可是心情是很兴奋的… :)

回顾-西藏-纳木错

纳木错又名天湖,一个让人感觉接近天堂的地方。

记得在到达纳木错的那一天已是傍晚时分,天色已暗,看不到周遭的模样。
一到达目的地就住入帐蓬式的住宿。帐蓬内只有一张床,一个枕头,一张厚厚旧旧的棉被。
身体又因为高山症而引发的激烈头疼,不得服下Panadol止痛,然后把自己窝在棉被里昏昏欲睡在床上。

那一夜过得特别的长,冷得要命,听到帐蓬外强风声嘘嘘的吹着,感觉空气越来越稀薄。
也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了,后来被友人叫醒,头还阵阵揪着痛。
突然听到友人在缝外哇的一声,然后进来叫我快出来。。快出来。。
我还一步拖一步的走着出去,当手掀开缝门,眼前出现的景色,让我震撼到叫不出声来,甚至忘却了头疼。。

天湖的澎湃,感觉像海,有种不容轻视的气势,让人不得不臣服于她。

丛立在湖旁的佛掌石,壮观之余,更添加了天湖的神圣感。

藏人骑着马儿游湖,那画面有如一副画。